English (英语) | Chinese (中文)

麦克斯韦山庄/ 太平山(Maxwell Hill)~ 霹雳

 

在未探访一个地点之前,事先下少许功夫做历史背景的浏览,就仿佛阅读小时,接着观看基于那本书的电影。在某些时候,我们会因电影里真实的翻译感到极度的惊讶,但有时候却因误译或不当的陈述而显得失信。但这将成为一种期待。

这是当我传出高速公后前往太平时联想到。但这般感觉是能理解的。太平拥有几乎每件事物的第一。第一羽毛丰满的露天旷末开采工作面(高墙),全国监狱最严酷的保安(甚至无法无天的同室者),第一间博物馆及其它的一些事物的第一,马来亚第一山中避暑地(要求而得到的)。后者并非真实地。第一得到避暑地英归属于槟城山庄,同时麦克斯韦山庄(Maxwell Hill)获得"第一半岛山中避暑地"的头衔。

由于景色的变化令我快速回转真实。这使我感到平静的惊异。事物因时间的过去彻底地改变,福隆港可看见一些变化,热来(Jerai)也是如此,然后麦克斯韦山庄是到什么程度了?

就如电影里的情节,哪一个情景会在观众之前呈现,我朦胧地坐向原位,然后再次允许自己的脑海进入一段时间,这里欧洲耕作者管理种植园,他们的妇人,则为了避免感受到热带的压力而逃跑到高原去。

 

麦克斯韦山庄的传说

在一八七五年,特派代表J.W.W.Birch被谋杀后不久,William Edward Maxwell被委任为助理特派代表﹐他適時的提昇開始和平和本地馬來人及人的激怒于失望。他是一位著名的馬來學者﹐對于本地人的風俗和感應都非常精通﹐他的同胞卻不及他的本事。他在拉鲁(Larut)地區居民住及工作。

太平被青蔥熱帶雨林及高山圍繞着﹐是一个美丽可观的小港。在清晨时分或一场倾盆大雨过后,一片白色及容易覆盖的巨大薄雾散布整个天空。早上微风带来的凉爽空气提示Maxell去探索如同印度北部城市-Simla般的山中避暑地。

适合的高原出处于复原及因高级官员的夫人和上流人士而保留的休养地。其它来访客需要写一封正式信函,要求逗留在此。这里也有一些失败的避暑地,如森美兰的岸西(Angsi)山,雪兰莪的古度(Kutu)山,和霹雳的革档(Kledang)山。

麦克斯韦最终在距离太平仅仅六公里处发现了它。狭窄的麦克斯韦山背和险峻的登山难度至到顶点。位于海平面上一千两百五十公尺和由山底估计大约十三公里,这是一个奇观,山中避暑地的概念也许可在此发展。在概念完成后,在一八七零年代期间,多位冒险家和著名作家如伊莎贝拉(Isabella Bird)和 安布罗斯(Ambrose Rathborne)愉快地来访这山庄。无论如何,在早期时,山顶的路实在地超过一条粗糙的路。游客可选择步行,乘搭小型货车或者使用"山椅"上山。这"山椅"归属于公共工程部门,早期时只供残废者使用。但是较后有一间称为TAIKHO的本地公司负责提供轿子服务给予少数的游客。其它本地公司也以公道价格从太平提供货物及日常用品的传递服务到这里。然而,麦克斯韦山庄即能够生产日常必需品,例如花,牛奶,牛油和蔬菜,甚至少量地出口至底地。直到第二世界大战,那时公路已被加宽并准许车辆上下山庄。正当太平再一次被宣称霹雳和印尼的行政中心时,日本公务员把麦克斯韦山庄当成住处。他在公路建造里放上外部火焰报警系统。自从公路在一九四八年开放后(日本投降后三年),狭窄的公路使得登山路程变得费时费力。多少心血,汗水和生命花费在铺地工程,这是可理解的。这条公路的确提示着这山庄曾经被开辟道路,或是我想的太多?

到达山顶后,凉爽的天气欢迎游客的到来。较早时,小别墅拥有各自的风格及名称配合它们。这名称包括"棚屋"、"小别墅"、"WATSON的休养别墅"、"联邦平房"、"SPEEDY的悠闲屋"、"休息所"和"包厢"。这些小别墅仍然存在,虽然一些为了配合游客的品味而进行革新,但其余好像茶园宾馆正处于凋萎的阶段。茶园宾馆位于抵达山顶路程的三分之二。这宾馆最初建立是供霹雳州政府公务员用途。在这里,这斜坡已被清除,并供给Assam茶种植园。然而,这计划并不成功,种植园也被转变为牧牛场。那时大约一百年以前和其后这森林除了宾馆几乎足以应付人类进行的任何活动所用的土地。这个优美的构造可重建成为极好的旅馆,但这重建工作却很遗憾地为了找寻足够基金而遇上困难。

高级公务员、家庭和来宾显然特别庞爱麦克斯韦山庄,就如海峡租界的统治者,弗雷德里克爵士(Sir Frederick Weld)所记载-"很多时候我们在这里就仿佛像英国四月里少了无情强风的变化无常天气。每个傍晚我们总是有激情,这并非起因于寒冷天气,而是它看起来特别明亮及爽快。"(皇帝的望景楼,S.Robert Aiken)。当我站在这里时,这并不惊奇为何英国人热爱这里。在半小时之内,薄雾迁入,接着在我还没来得及披上雨衣时,阵阵雨水已来到然后再次离去,天空再次被清除,太阳突破泼溅的烟云并同时吸收雨水。

这变化无常或沉闷的英国天气,致使许多思乡旅客眼里流下了眼泪。山中避暑地的负责人和植物学家,李奥那(Leonard Wray)进行欧洲蔬菜和花朵如秋海棠和大岩桐成长的试验,以美化山庄上的人行道和花园。这些风景优美的花园也成为本地山区鸟类和其它动物特别喜爱饲养的场所。

麦克斯韦山庄多年来几乎依旧保持不变。除了青山上的电讯塔外,以往的小别墅,这里也没有许多的发展进度。这构成麦克斯韦山庄乃是马来西亚保存得最好的山中避暑地。依我看来,幻想着一个时代拥有阻断国境、牺牲及伟大的爱和战争的生活无可否认是多么的美好。

当我们沿着隘路蜿蜒直到山脚下,我的脑海里浮现了战争时期一位男士的话,他说"一阵阵的寒冷是多么的爽快"。我们在被蓝色牵牛花围绕的房子底下的球场上打网球。薄雾在每个下午来临,人们就回到各自房间休息,并烧制木材以便入眠。午茶后,我们在草场上进行槌球或是步行上青山,这里我见到了怪异的植物以及山中犀牛的足迹,这确实有点把我吓得魂飞魄散。

隔天我们步行前进九英里,当我们再次走下热带地区,感觉上并非普通炎热可形容,致使我们的战斗力给降低了。(皇帝的望景楼,S.Robert Aiken)

在这两天完全与世隔绝的美妙时段,没有电视机、收音机、报纸-可说是什么都没有。麦克斯韦旅程需有的只是大自然、好伴侣和良好的精神;也忘不了必备的雨衣。

吸取清新的空气,充实的生活,那就是值得我们度过的一生。

 

纪念那些防护我们的人士
当我们离开山庄时,第二世界大战的一个残酷提示映入我们的眼帘。通往麦克斯韦山庄的公路任何一旁平放着共和国墓地,这里摆放了许多一九四一年的墓碑,这一群勇士乃为占据土地的英国军对抗日本人侵入太平而起了战争。 这战争墓碑是日本军队战胜后由英国军队建设,这墓碑是从战场,暂时埋葬土地和从村庄和其它公民的墓碑。这墓地含有两个入口。基督徒墓碑建立于公路的东南边而穆斯林和尼泊尔族士兵的墓碑则位于对面。在一九一四年至一九一八年,共有十二位未经确认伤亡的士兵,至于一九三九年至一九四五年,估计拥有超过八百五十士兵伤亡,然而超过五百是未经确认的。这只是马来西亚唯一的战争墓地,在新加坡的Kranji另有一座英国建设的战争墓地。

We accept online payment for the following credit cards :